爱恨船底顶,广东户外毕业之旅

2020-10-20 15:00:30  阅读 91 次 评论 0 条
船底顶,广东户外的毕业线。一直有一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,因为船底顶穿越地形复杂,有丛林、溪流、峡谷、乱石坡等各种山林地貌及风险,天气又多雾多雨,体力能否跟的上,能否走完全程,装备是否满足等等,都需要综合考虑。从去年起就开始关注并陆续做着准备工作,9月份重新购买了帐篷、防潮垫、睡袋、背包、头灯等等,寻找合适的机会上船。
10月中旬,查看天气合适,国庆才刚刚过去,是旅游的低潮期,这个时候可能不会有很多人上船,住宿出行也都合适。
铁杆三人,约好10月出行的,可是向日葵留恋家乡的美景,迟迟没有归来。等不上向日葵了,我和老陈,两人自驾出发韶关,准备上船。
周四晚上就把东西装好了,周五中午买了食品和水,下班后就出发。提前联系了民宿,到达罗坑镇已经晚上12点,简单冲凉就睡下了。5点起床,早餐是炒河粉和米粥,不好吃但管饱。饭馆老板安排了皮卡车,我和老陈跟随深圳的一个户外团,顺带蹭一下车,坐上皮卡车进山。车一直开到了坪坑,地图定位显示是山蜞窝,这里有几间破房子,有洗手间,也是徒步的起点。

出发前,户外团在这里合影拍照。

我和老陈都是重装,第一次重装,感觉有30多斤吧,压的肩膀痛,也在这里留影。

偶遇深圳的一个驴友,单枪匹马来走船底顶。前半程,我们三个结伴而行,后半程,因他提前预约了包车回程,第二天一早就提前下山了。

第一次重装,没有经验,走的太急了,挺累的。一路缓慢爬升,大约3公里,到达白房子,临时休整一下。

这里遇到广州的一个户外团,队伍中有几个小姑娘,连个包都不带的,空空两手,真的是轻装,吃喝住行全部都是领队包办或山上租的,见到我们重装还很好奇,为啥背这么多,背的什么呀。我放下包,她们还一个个过来提一提试一试,感受一下有多重。无知者无惧,有小哥哥陪着,有吃有喝有说有笑还有人背物资,只觉得好玩就来了,年轻就是资本,我们伤不起啊。

从白房子开始,这一段路一直沿着水渠走,途中有几处摆放了成排的木头,种植了木耳。

水渠,紧贴着山体开凿出来的,道路还算平坦,但山体碎石可能会有脱落,崖壁缝隙里长满了细小植物,滴着水,走过这样的路段,也挺危险的。

溪水沿水渠向下流,我们是朝着上游方向走的,水渠终点是引水坝,小心翼翼的走过水坝。

进入溯溪路段,就比较难走了,青苔,湿滑。

危险路段,攀绳而过。

进入第一段乱石坡,海拔1000米左右,碎石,松动,有滚落的危险,人多,要拉开距离,预防碎石滑落。

翻过垭口,进入第二段乱石坡的地方,手机震动了一下,发现这里有手机信号,收到了不少信息,赶快发几张图片到微信群报平安。

第二段乱石坡较短,很快就结束了。进入草甸,在这里遇到一对志愿者,捡满了一蛇皮袋矿泉水瓶,为他们的行为点赞。经常户外活动,我们都养成了习惯,我们自己产生的不可降解垃圾随身带走,哪怕是一个塑料袋一个瓶盖,都一直放到背包里带下山。

这里风很大,雾大,翻过一个山头。断崖,需要借助绳索保护,攀绳而下。右侧还有一条小路,可以绕过断崖,就没那么危险了。

再往前,就到了小营地,深圳的那个驴友就在这扎营了。这里有人经营,可以租帐篷,安排炖鸡汤。此时,才下午2点多,时间还早,我们只是瞟了一眼营地,就上顶峰了。

船底顶,海拔1586米,十船九雨,尽管没下雨,也是大雾,啥都看不到。爬山出了一身汗,风有八级,在山顶冷的直哆嗦。

广州来的一个户外团,在下面营地租了帐篷,跑到山顶扎营。

我们觉得这里风太大了,在这里扎营不安全,帐篷随时有被吹坏的风险,不能在这里冒险。下午3点多,从船底顶下到背风平台,有一片空地,这里叫望顶营地,我们决定在这里扎营。

这里也有人经营,可以租帐篷,可以提前预约做好饭菜。

这里没有网络,没有手机信号,信息与世隔绝了一般。风很大,有点冷,又下起了小雨,赶快清理一下地面,支好帐篷,开炉,下了两袋方便面充饥。钻到帐篷后,暖和多了,躺下休息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天已经黑了,外面一阵嘈杂声,来了几个驴友,听到他们问营地的老板,溪流对面的小营地有没有人扎营,他们是从大布过来的,营地已经没有好位置了,他们就在旁边泥泞的地面支起帐篷扎营。

风声雨声呼噜声,有点累了,不管那么多了,昏昏沉沉就睡着了。
早上5点,被喃喃语声吵醒,隔壁的两个女生不停的聊着,6点多,雨停了,外面大雾,肯定是看不到日出了,烧水,煮了一包方便面。7点半拔营,准备下山。
带了3大瓶1小瓶水,也就是5升水,煮面用掉了1.5升,到现在还剩下1.5升,下山应该足够了。其实营地旁边就是溪流,因为带的水足够用,只是用溪水洗碗了,并没有接溪水煮面。

从营地下撤,经过伤心大草坡,坡度大,弯弯曲曲小路,都是碎石,湿滑。高山草甸,已是青黄,下个月就是金灿灿的黄色了。

落日峰标志性的迎客松,孤松,孤零零的。

随着海拔降低,山顶的雾气依然在,山腰,远处的山峰,清晰起来。

一路下坡,随后穿过小树林和竹林,过河谷。步伐就很轻松了,休息时欣赏一下路边大石,青苔,还有黄苔。

下午1点,到达大坝山电站。户外团一般在这里预约皮卡车回罗坑镇,也可以继续沿水泥路徒步到新洞小学。

露营时认识的一个佛山驴友下来了,主动问我们要不要坐他车出去,他的车就停在前面不远的上斜村。

从大坝山电站,继续前行,到上斜村,坐车回到罗坑镇,吃饭,取车,回程。

船底顶的罗新线,全程是35公里,前面的一段机耕路乘坐皮卡车进山,最后的一段上斜村到新洞村水泥路也是坐车出来,掐头去尾,就只剩下20多公里了,我们走了一天半,露营一晚。现在这条线路都已经商业化了,进山出山都可以叫皮卡车,山顶营地都有露营装备出租,还可以提前预约做好饭菜,让营地老板提前宰只鸡,可以吃上香喷喷的鸡肉鸡汤。危险地段也就是乱石坡了,石头容易滑落。虽然爬升比较大,徒步登山,罗新线已经没太大难度了,广东户外毕业很容易了。

这次船底顶罗新线毕业之旅结束了,天气原因,没有欣赏到云海日出,有点小遗憾。

顺利毕业了,还是很感慨的。第一、重装,经验不足,身体没那么灵活,道路湿滑,还是跌了几跤,戴了手套护膝,并无大碍。做好防护,真的很重要;第二、简化版的罗新线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,顺利毕业了,得益于前期的各项准备工作。所以,提前做足功课很重要;第三、年轻人的世界我们不懂,年轻就是资本,年轻就是本钱和信心,一路蹦蹦跳跳的就上山下山了。户外不是打卡网红景点,不是跟着潮流去追风。慢慢行走,认真感受,才是户外的真谛。没有重装,参加两日速成班,走个过场,我认为这种不能算是户外毕业;第四、见识了几位大神,独行侠,单枪匹马闯户外,挺佩服他们的勇气、毅力和胆识。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珠海自驾游

评论已关闭!